韩国三级大全中文字幕999_好妈妈8电影免费观看完整版_台湾老中文娱乐网

    1. <form id=axCSRSCWC><nobr id=axCSRSCWC></nobr></form>
      <address id=axCSRSCWC><nobr id=axCSRSCWC><nobr id=axCSRSCWC></nobr></nobr></address>

      史射勿墓志書法分析

      來源:甯夏文史館    时间:

        《史射勿墓志》全稱《大隋正議大夫右領軍骠騎將軍故史府君之墓志》。此墓志是1982年至1995年固原南郊隋唐墓地出土的中亞粟特人史姓族墓,也即是中國史籍稱爲“昭武九姓”之一的史系家族。共有墓葬九座,其中隋墓一座,其余爲唐墓,《史射勿墓志》的刻碑時間是隋大業六年(公元610年),該墓志有蓋,正方形有刻花,志石有46cm正方形,出土時有墨迹,界格共23行,滿行24字,全文949字。

        隋代公元581年建立,結束了南北朝五代十六國戰亂分割局面,實現了統一。隋代統治時間短,不到40年,但起到了推動唐代繁榮昌盛的作用。

        從書法藝術內在發展的因素看,因時代局限、地域差異,統治者偏好又有著不同的藝術表現。如戰國時期,各國文字不一,書寫各異,秦統一後實行車同軌、字同文等制度後,以李斯小篆統一了全國文字,繼而爲兩漢的文字改革和書寫創新開辟了通道。

        魏晉南北朝時期,戰亂期人員流動,相對封閉,儒釋道教推崇的熱度,以及統治者的好惡習氣等因素,呈現出不同的書風。南朝東晉後的宋、齊、梁、陳由于文人士大夫南渡,逐漸形成蕭散疏便的書風,並在此期間完成了楷、行、草諸體的完善工作,初步形成體系。而北方遊牧民族的豪放性格和對漢文化的向往,還有佛教的盛行,統治者歌功頌德的偏好,銘文碑刻時尚,能書者當然也有得以施展的空間,北碑的墓志顯得時尚有用,北碑的書風與南朝不一樣,剛猛的表現形式爲書者的歸宿。隋統一了南北朝後,書法藝術也隨著大統的變化也呈現漸漸融合的趨勢,也爲自晉之“尚韻”向唐之“尚法”轉換提供必要的時空。唐朝的楷書是中國書法史上鼎盛,是不可逾越的頂峰。也就是說楷書發展到唐代書寫法度十分完善,而成爲楷模。而在唐承襲南北朝及隋代率意的書寫本源,創造出盛唐時期的另一座豐碑——狂草,這也是隋代將書法藝術化的基因承接後又傳到下一朝代的貢獻。由于隋代完成楷書規範化的局限性,但楷書在隋代南北融合的歲月中,向規矩、整饬、秀麗、圓潤的法度化漸進。

        《史射勿墓志》是書法史上向法度化進程中的一篇佳作,並且出自甯夏固原。

        隋代的楷書按沙孟海先生的分類有四類,《史射勿墓志》當屬“平正和美、溫文爾雅”一類,與同樣在固原出土的《宇文猛墓志》書法相比,雖時間相差不多,但風格迥異,可以想象,隋統一後無論地方交流,還是思辨的時代要求,人們對書法的審美價值取向正在發生變化。這種變化體現在《史射勿墓志》。

        就其基本特征來說,一是體現了南北書法融合;二是與唐楷“永字八法”靠近;三是風格趨向流便平和。

        一、用筆。用筆包括筆法與筆勢。筆法所講的是中鋒和側鋒、方筆與圓筆。該墓志書法用筆是中鋒爲主,間以側鋒,圓方互用,圓多于方。

        《史射勿墓志》的用筆特點是在一字之內主筆(或長橫、或長撇、長捺、中豎)一般都是用中鋒,而較短的短畫改用切鋒側過的筆法。這種筆法的互用,中鋒取內擫圓渾之趣,切鋒側筆呈外拓斬釘截鐵之勢,剛柔相濟之效。大部線條有圓潤之感,挑筆和橫折轉角處、短橫、短豎的切筆入紙明顯,所以此墓志書法總體觀之剛健中有婀娜之態。

        從《史射勿墓志》筆勢看,真書的筆勢亦已熟練,與其他碑相比,此碑更接近唐楷的“永字八法”。前面提過,隋代是書法南北融合的時期,在南朝楷、行、草的體式已成熟並系統化的大背景下,隋代一統後加快了融合的步伐,該墓志雖地處邊陲,融合的程度相當可觀。且觀此墓志書法,書寫性強,是當時的書寫高手,刻者也多尊重書寫原貌,有意將刻痕隱去。“永字八法”中“磔”筆就是出捺到盡頭處稍作停頓,立即回鋒左行暗收。而捺筆則右行的一波三折出尖暗收,表現出輕快、含蓄,是地道的唐法。

        “點”畫在此墓志書法中是取姿態。無論側點、豎點、平點,出鋒、藏鋒各不相同。字下兩點有顧盼的兩點,有以短撇式左點,而右邊又藏鋒作點。三點水旁,上點取勢,中點承接順勢,下點承接並轉向作出鋒提筆,輕盈靈動使人觀之舒適流麗,平添幾分動態筆勢。

        長捺的用筆及筆勢又是該志走向唐楷的成熟特征。除刻工之意外,一般都能做到一波三折的用筆動作,起筆逆入、衄落,直筆成點後力行,出捺時頓筆上提,急去暗收,不背法度,筆路周到,一絲不苟,書寫嚴肅。

        二、結體。《史射勿墓志》書字的結構以方整爲主調,其間架走平和一路,各點畫之間的組合平穩,不作個別筆畫有意突出的奇字,唯“建”“討”結字別致。無論獨體字、上下結構字、上中下結構字、左右結構字、左中右結構的字,在方整的基調前提下,按字的自然屬性組字,使得字的結構態勢自然舒展。但從中也可以看到寫經體的信息。可以說該碑書法的結體也很接近以後“尚法”的唐楷,唐楷尚法終結者歐陽詢“結字三十六法”,該志中大多數能夠相吻合。從這點出發,該墓志書法也具有學習範本的意義。

        總之,《史射勿墓志》書法是我區挖掘出的優秀書法墓志,是書手直接書丹的。把1500年前的古人書作呈現在今人面前,仍不失其書法藝術的生命力,仍具有書家的精神風貌。他的平正和美、溫文爾雅的風格,會給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當今的書法愛好者可以從中汲取有益的營養。

        (本文收录在甯夏文史研究館编《馆员文论新选》2018年内部印行,作者系甯夏文史研究館名誉馆员)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