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三级大全中文字幕999_好妈妈8电影免费观看完整版_台湾老中文娱乐网

    1. <form id=axCSRSCWC><nobr id=axCSRSCWC></nobr></form>
      <address id=axCSRSCWC><nobr id=axCSRSCWC><nobr id=axCSRSCWC></nobr></nobr></address>

      大麥地岩畫的發現及岩畫文字初探

      來源:甯夏文史館    时间:

        1986年,甯夏地質工作者發現大麥地岩畫,從此開創了大麥地岩畫研究的新天地。大麥地是一塊山陵之地,也是一塊岩畫之地,更是一塊遠古文化的高地。大麥地處于衛甯北山的腹地。衛甯北山位于甯夏的西北部,是甯夏與內蒙西的界山,也是甯夏衛甯平原的天然屏障,由古生代泥盆紀和石炭紀碎屑岩構造構成,距今3.5億~2.7億年。衛甯北山是一條東西走向的山陵,東西長50公裏,南北寬25~30公裏,海拔1300~1600米。黃河由南向北相伴而行。北山沒有樹木,荒涼冷峻,雖遍地黃沙卻生産黃金,雖與世隔絕卻備受世界關注,雖默默無聞又吸引著衆多學者的目光。這裏有叫莎莎草的植物迎風開著小紅花,顯示出生命的執著與頑強。北山擁抱著具有神秘色彩的地方——大麥地。大麥地是衛甯北山的一塊風水寶地,山體低矮,山坡和緩,基岩裸露,岩屑發育,由于基岩與節理面多自然平整,上面又覆蓋黑色岩漆,爲我國北方古代民族在岩石上制作岩畫提供了天然的板材。

        大麥地環境特殊,四周高山環繞,似盆地且山體低矮,山石層層排列,看似封閉,卻處在古代交通的要道,是從衛甯平原通向蒙古高原的重要通道,也是古代經濟、文化交流的連接之地。從衛甯北山向南不到10公裏,便是開闊的衛甯平原,那裏物産豐富,水系如網,是富庶的農業地區。而大麥地正處在農牧交接的關鍵地帶,是古代遊牧民族與農耕民族交往的地方,還是兩種文化交融與碰撞的地方,交相輝映,分外耀眼。

        自2003年5月開始,筆者帶領北方民族大學岩畫研究中心的學生在大麥地岩畫調查中有許多新的發現。衛甯北山大麥地不僅四周高山環衛,而且産黃金和鐵礦石,露天的鐵礦石油黑發亮,在大麥地隨處可拾到堅硬、銳利、大小合適、可制作岩畫的原生鐵礦石。筆者采集到輕重合適又尖銳的鐵礦石,在用其試制岩畫時既快又便利,僅幾分鍾就可制作一幅岩畫,或敲或鑿,或磨或劃,十分便捷,可以稱之爲先進的“鐵器工具”或“鑿子”。看來早在遠古時代我們的先民就已經掌握了這種“鐵器工具”並且制作了大量的岩畫。也說明我們的先民有著敏銳的觀察力和獨特的創造力,他們利用自然鐵礦創作了流芳百世的文化藝術。此外,筆者在進行大麥地岩畫調查時,曾在大麥地金水子宿營,住在背山臨溝的羊圈台地上,天天路過沙丘和山坡,也采集到了許多古人使用過的陶器的殘片,有夾砂灰陶、夾砂紅陶,陶紋有繩紋、附加堆紋、劃刻紋等。並且采集到殘缺的石斧。可以證明古代大麥地山清水秀,植物茂盛。用石斧砍樹、劈柴、自衛、剁骨,是得力的工具或武器。

        一

        大麥地是一方風水寶地,千萬年來,我們的先民在這裏制作了數以萬計的岩畫,這些岩畫是先民們生活的真實寫照,是他們豐足與饑渴、戰爭與和平、理智與幻想、呐喊與呻吟的真實表達。雖然遙遠的往事早已過去,但留在岩石上的圖畫與符號卻依然閃閃發光。

        大麥地位于甯夏靈武水洞溝舊石器時代遺址的西南面,兩地相距甚近。水洞溝遺址下層文化距今4.14萬~1.1萬年,屬第四紀更新世晚期。水洞溝原始先民的足迹,向東到達黃河中下遊,向北通過賀蘭山與衛甯北山一直到達西伯利亞貝加爾湖地區和葉尼塞河上遊地區。可以說,賀蘭山與衛甯北山是古代先民北上的重要通道之一,而大麥地又是這一通道上的一個重要驿站,人們在這裏休整、打獵、采集,並且在這裏制作了衆多岩畫,記錄了他們的生産生活,表達了他們對生活的感受,描寫了他們的追求和願望。大麥地岩畫內涵豐富、多姿多彩,基本上包含了北半球岩畫的內容和制作方法,可以說,是北半球岩畫的集大成者。

        從文化淵源看,大麥地岩畫與黃河文化有著不解之緣,黃河從衛甯北山腳下流過,黃河文化滋養孕育了大麥地岩畫。在大麥地岩畫中隨處可以找到黃河文化的印記,如刻畫符號文字、圖畫文字與符號、黃河流域的神話傳說、圖騰崇拜、太陽崇拜,以及衆多人物、動物、日月星辰的形象、生産工具等象形文字都多有描繪。

        大麥地岩畫內容豐富,多爲實物的象征圖形,也有爲數不少的象意圖形與符號,反映了人們的生活生産、經濟狀況、心理活動和生存環境,是不可多得的珍貴象形文字資料。

        自從1989年4月10日筆者第一次踏上大麥地時,就對這片天高地闊、充滿神秘感與誘惑力的地方産生了濃厚的興趣。大麥地一道道山梁聳立,山雖不高,但雄偉壯觀,岩畫制作于面南的石面上,如壁畫畫廊。令人吃驚的是,在這麽荒涼之地竟有如此多精彩絕倫的岩畫,真是人間奇迹。大麥地岩畫制作精美,有精美的狩獵圖、放牧圖,也有頗具動感的動物和人物形象,還有姿態優美的舞者。這些岩畫如熾熱的火焰,使荒山野嶺、戈壁沙漠有了生命的躍動。更令人驚喜的是,筆者在大麥地見到了盼望已久的各種文字符號,許多文字符號是之前從沒有見到過的,這一切令人欣喜若狂。

        1990年秋天,是個豐收的季節,筆者利用到意大利開國際岩畫研討會之機申請到調查岩畫經費,同吉林大學考古專業畢業的朱存世又一次來到大麥地,我們住在蒙古大娘賽音吉家,天天騎毛驢,或趕毛驢車,早出晚歸地描摹、拍照、拓制岩畫,整整工作了20天,描摹岩畫1000多幅,其中不少是岩畫符號文字。這一次大麥地調查成果不小,出版了《賀蘭山與北山岩畫》一書。所拓制的岩畫拓片全部送給了朱存世所在單位——銀川市文物管理所,並且搞了一次像樣的岩畫展覽。當時打報告是申請出國開會,然而我卻放棄了出國的機會,用申請的經費去賀蘭山、衛甯北山大麥地調查了一番,後來還出了一本岩畫專著。遺憾的是,這次大麥地調查太匆忙,許多符號文字顧不上描摹,僅描摹了一些重要的形象與圖畫岩畫,有喜悅也有缺憾。

        2003年3月西北第二民族學院(如今的北方民族大學)成立岩畫研究中心,我應聘做研究員,5月帶隊又一次重返大麥地。這一次住在大麥地金水子羊圈裏,支了兩頂帳篷,雖然艱苦卻也自在,可以就近描摹岩畫,仍采用1∶1的方法收集資料。這一次我下定決心不放過任何一個圖形和符號,尤其是各種符號,要統統收入囊中。5—11月,幹了半年,走遍了大麥地的溝溝坎坎,一個山頭接一個山頭、一條山溝接一條山溝地進行調查,看到了許多岩畫,尤其是許多稀奇的符號。吃了不少苦頭,也嘗到了調查的甜頭,幾次累得病倒,卻仍不改初衷。這一次的確收獲頗豐。2004年底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精裝大開本《大麥地岩畫》(4冊本),其中有2冊本大麥地岩畫考古線描圖收錄3172組、個體岩畫8435個,除去人物、動物、工具、人面像之外,收錄各類符號1536個,另有其他圖形512個。如果把符號、表意文字及合體表意文字加在一起,可以超出2000多個,占了總數的一半還多。此外,拓了近千張岩畫,出了一冊岩畫拓片本,還拍攝了彩色照片3000張,出版了一冊彩照本。這是最大規模、最完整的一次大麥地岩畫調查研究。值得驕傲的是《大麥地岩畫》(4冊本)獲得了2007年“首屆中國出版政府獎(圖書獎)提名獎”。這個獎項要求“對弘揚民族優秀文化和及時反映國內外新的科學文化成果有重大貢獻”,具有重要的思想價值、科學價值和文化藝術價值,是從全國40萬冊(套)中遴選出來的優秀圖書之一。這四冊《大麥地岩畫》獲得提名獎並不容易,能從茫茫書海中脫穎而出絕非易事。這也是我們岩畫界的喜事大事,是岩畫界獲得的最高獎項;也說明了國家對岩畫事業的認可與鼓勵。同時,我們的辛苦、我們的汗水、鮮血沒有白流,得到了應有的報償。(圖1)這些資料真是千金難買,爲以後的岩畫研究、申報世界文化遺産和岩畫的保護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二

        說岩畫文字是象意文字其實並不新鮮,1984年筆者已經提出來並且論證了岩畫文字,如果追根溯源的話,大約在幾萬年前人類已經用圖畫和符號記錄思想和語言。不過那時的語言比較簡單,語義也不完善,所以文字也只能是圖畫文字、符號文字(不同于後來的抽象符號文字和音義相通的語素、詞語文字及拼音文字)。約在1萬年前,中國出現了岩畫文字和陶器刻畫文字。此後很長一段時間岩畫文字和陶器刻畫文字仍然在中國占主流。國外主要是古埃及的圖畫文字和刻畫文字,以及後來的聖書文字、僧侶文字和民間文字;米索不達米亞的蘇美爾人發明了圖畫文字和刻畫文字以及後來的楔形文字;印度也有圖畫文字和刻畫文字以及後來的模板、雕版等文字。同樣是四大文明古國,中國岩畫文字、刻畫文字應當早于埃及、印度、巴比倫,但又晚于歐洲洞穴圖畫文字。

        大麥地岩畫文字,我們之所以稱其爲文字,是因爲許多岩畫由線條和筆畫組成,具有似文字與符號的特點。既有“象”又有“形”,“象形者,畫成其物,隨體诘诎”,不論畫的如何,有形有樣,一看就懂,易于辨認,同漢字的象形字與表意字大同小異,體現了漢字最大的特點:萬變不離其宗。岩畫文字並不稀奇古怪、難以琢磨,而是“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視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來源于生活,取之于生活;來源于實踐,取之于實踐。

        岩畫文字之所以叫象意文字,是因爲把語言變成了物質的圖畫,變成了表意的句意文字。少數可表音,多數可表意。漢字是表意文字,也叫象意文字,早期的漢字不是語素文字,不是語詞文字,因爲漢字從根本性質上講是語素文字,一個漢字代表一個漢語語素。因爲語素、語詞是語言中最小的音與義的結合體,因此每一個漢字除了具有一定的形狀之外,也有對應的音、義、形。爲了認識、識讀,又演化出了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的漢字造字的六大規律。岩畫有形有意,這是根本的因素,是基礎。只要承認岩畫有形有意,就得承認與漢字有關系。而剩下的表音就不是決定的因素了,盡管表音重要,但表音千變萬化,一開始也難以統一,但這不要緊,因爲在發音上雖有不同,但表意相通就可以了。岩畫是句意文字,讀岩畫把意思搞明白了、理解了就可以,這才是文字的意義所在、靈魂所在。

        岩畫也好,象意文字也好,實際上都是符號。什麽是符號?符號是代表某一事物的另一事物,它既是物質對象,也是心理效果。符號是交際過程中能夠傳達思想感情的媒介。卡西爾說,人是符號化的動物,符號是人的本質,是自然宇宙與符號“宇宙”的一個中介。符號學家索緒爾解釋說,符號是由“能指”和“所指”構成的統一體。也就是說,符號是一種二元關系,包括“能指”和“所指”,它們的結合便成了符號……其實“能指”和“所指”,就是符號的形式和內容。能指是符號的形式,即符號的形體,可以簡單稱之爲符形;所指爲符號的內容,即思想,是符形所表示的意義或符號使用者所做的解釋,不妨稱爲符意或符釋。不過在這裏,我們明確地說,“所指”是符號的內容,而不是客觀事物。這就爲我們指出一條路,一條通往理解岩畫文字的路。岩畫文字之所以重要,是因爲有著重要的符號價值,岩畫的符號價值首先是有“能指”的價值和“能指”的意義,也就是岩畫文字是表達能指的有意義的意符、意形,然後人們才能通過約定俗成的理解對岩畫意符的認識、認知,達到岩畫“所指”的意義,即符意和符釋,使人能夠認識,達到交流交際的目的。可以說,岩畫文字,是象形文字的表意文字,是句意文字,是符號中的“能指”文字,是有效文字。岩畫文字的符形、符體都是象形的,是“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來源于現實,屬于岩畫文字的表層層面,是認識的第一個層次,屬于感性認識;經過交流、深化,由物質(岩畫實體)到達“所指”時,是第二個層次,是理性認識。這就是岩畫文字的意義所在。

        三

        岩畫文字是以直觀的藝術形象與抽象符號,或者是圖畫與符號相組合的表意形式,進行自我描繪、自我表達、記事與敘述的文化形態。岩畫文字産生與發展軌迹是:具象—象征符號—抽象符號—文字符號。岩畫的文化內涵是由岩畫的內容、題材、形式、結構、語言、形象組成的複合體。岩畫的形態大致可分爲:

        一是象形圖形。這是岩畫的基礎圖形,也是岩畫文字的基本構成,其意“象形者,畫成其物”,即是什麽就畫什麽,沒有細致的描繪,僅有大致的或側面的圖形,但不失真,有象有形,易于認識,其基本形態是人形、動物形、工具、自然物,是直觀的、可辨的圖形,雖然有的較抽象,甚至誇張與變形,但萬變不離其宗,其意其形還在,神韻還在。

        二是符號圖形。符號岩畫是將岩畫形象簡單化、抽象化,可認爲是神似,或在似與不似之間。符號岩畫又具有象征意義,代表約定俗成或特定的含意,如弓與箭,可能分別代表男性或女性,也可能代表兩性的結合,還有可能代表戰爭與和平,這要看岩畫的語境,具體的方位與語意,具體問題要具體分析。符號是人類的一種特殊表達形式,是感性認識升華爲理性認識的表現。符號圖形一般擺脫了具象性,是形象的抽象化。我國岩畫的符號圖形,在各地岩畫中十分普遍,但多少有些不同,這種抽象化的岩畫與我國早期的陶文有著十分密切的關系,因爲農牧本是一家,農業是從狩獵—采集經濟發展而來的。陶文與岩畫原本是一根藤上的兩個瓜,追根溯源畜牧文化和農業文化的源頭活水都是狩獵、采集文化。我國自20世紀20年代起,在青海、甘肅、甯夏、內蒙古、河北、河南、山東等地相繼發現了新石器時代的文化遺址,如河南舞陽賈湖、仰韶、大地灣、大汶口、龍山等文化遺址,出土的陶文近千個,有的陶文明顯具有具象性、複合性、表意性,如賈湖遺址的陶文字、山東莒縣陵陽河遺址的陶文字,基本可以釋讀,可以認爲是漢字的萌芽期或發展的一個階段。這些文字與黃河流域的岩畫基本屬于同期、屬于一類,具有了象形與會意、表意,使形象圖畫經過組合具有一個新的含意。

        三是表意圖形(象意文字)。岩畫不是純藝術,不是爲藝術而藝術,而是有意而爲、有意而作,是認識世界、表現世界、反映內心世界的意識形態和表現方式。岩畫的表意圖形多種多樣,是岩畫表達的主要手段。一般來看,岩畫的表意方式有兩種,一種是松散型,比較常見,在一幅岩畫中,有許多形象似雜亂無章,又似互相聯系,多種形象組合在一起敘述一件事或一個場景,總之散而有形、散而有意。另一種是緊湊型。

        四

        拼圖文字是漢字形成過程中由單純圖畫轉化爲複雜圖畫的過程,也就是由單個形象、單個表意到複雜表意或短句的過程。拼圖時期是漢字由初始階段到成熟的重要標志。

        拼圖文字就是將兩個以上的圖畫按照漢字的表意規律進行拼寫的文字。這個規律是按照事物的形象、按照思維的先後順序把圖畫進行拼對連接,使之服務于表意的願望,將單個的圖拼接成象意文字,從而表達一個完整的意思。

        這種拼圖文字有以下幾個特點:

        一是實用性。拼圖文字最大的好處和實用處,是可以直接表達作者的思想,而作者的思想有時是形象的,有時是抽象的,單個圖畫難以做到,然而拼圖文字則可以做到。因爲拼圖文字可以拼接幾個圖畫用于表達一個完整的意思,從而促進漢字的發展,爲漢字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象意文字就是以象(形象)表意(思想),是樸素的、最直接的一種表達方式。漢字的偏旁、部首就是典型的例子,偏旁部首就是拼圖的重要成分,可以說大部分漢字都是拼圖文字,尤其是漢字的形聲字,這部分量很大。會意字也不例外,也是拼出來的,可以統稱爲象意文字。所以說漢字是拼圖拼出來的,這是最初造字的法則,也是岩畫文字的造字法則。而岩畫在先,是開路先鋒。

        二是結構性。拼圖文字組成了漢字的基本構架。如果把漢字拆開來分析,絕大多數漢字都是由各種各樣的圖形組成的。無論是古老的甲骨文、金文,還是發展到今天的楷書、行書,漢字一直延續著拼圖文字的發展軌迹。從象形字、指事字、會意字到形聲字看,除了少數象形字之外,可以說漢字基本上都離不開古老的拼圖文字的構字方法,如贏、墨、美、築、鬃、蹦、蠢、嚆、慰、隋、镂等,基本上是由兩個以上的圖形組合而成,所以筆畫較多、較複雜。古老的岩畫文字除了個別的單個形象和符號之外,大多數都是由拼圖組成或者說是由拼圖文字組成。千萬年來岩畫一直延續著這條道路前行,而漢字在形成萌芽期時正是借鑒了岩畫拼圖造字法才逐漸演化而成的。也就是說漢字的演化是延著拼圖文字(岩畫)—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隸書—草書—楷書—行書這樣一條線索。這在世界文字史上是獨一無二的。因此,漢字從岩畫文字到甲骨文到楷書、行書,它不僅保留了原始的形態,更重要的是保留了漢文化的原生態,幾千年來漢文化得以薪火相傳,彌久還新,子子孫孫永享用。

        漢字的突出特點有以下幾點:

        第一,規律性。漢字的排列與組合有著自己的邏輯和規律,在一定的空間中有主次、有高有低、有前有後,獨有的形象特征和巧妙的結構組合使漢字深深地紮根于民衆心中並代代傳承下來。

        第二,述事性。文字是人類表情達意、傳遞信息、互相溝通的交流工具。文字又是語言的外在形式,是物質的形態,是可以保留、複制、傳遞的物質載體。從出土的陶器刻畫文字中可以找到原始文字的述事記錄。如大汶口文化中的山東莒縣陵陽河遺址出土的陶器上發現的符號等,可解釋爲“旦”字或“炅”字,用通俗的話講就是日出東山。有人認爲這是古人在山頂點燃柴火,舉行祭祀太陽儀式的寫照。對此,郭沫若認爲:“彩陶上的那些刻畫符號,可以肯定地說就是中國文字的起源,或者中國原始文字的孑遺。”于省吾也認爲這些刻畫符號是原始文字由發生而日趨發展的時期,同時也表現了對太陽神的崇拜。再如河南裴李崗文化賈湖遺址出土的距今8000年的陶器刻畫文字,頗似甲骨文的“目”“日”等字,從文字的筆畫結構、傳承起落以及造型間架看,與甲骨文有著傳承的關系,是有爲而作、有意而作。

        漢字起源于圖畫文字,是由表象表意的圖畫演變而來。總的來說,漢字的演變是經過漫長歲月的千錘百煉、不斷考驗、不斷篩選、約定俗成而來的,所以它也有一個反複的過程、有一個多種選擇的過程,集中了許多人的智慧,最後集大成于甲骨文字。因此,漢字的源頭是多源的,雖千變萬化但僅有兩種:一種是圖形文字,另一種是由圖畫文字抽象化了的符號文字。

        岩畫文字,就是以圖畫和符號組成的一種原始象意文字,是表示人類的思想和語言的原始書寫符號,是語言的初始視覺形式。將岩畫文字同距今3300年的甲骨文字相比,我們可以從中找到一些字形與含意有關聯的形體結構,對我們進一步了解和認識岩畫文字或許有些幫助。

        大麥地象形字在岩畫文字中俯拾皆是,其特點是把事物的形象用輪廓或線條的方式使其特征部分表現出來。這種象形字,僅僅是突出其特征,缺乏其細部的描繪,這樣象形字與純圖畫就分離開了。

        岩畫中的表意文字就是唐蘭先生所說的“象意文字”,是圖畫文字的主要部分。“在上古時期,還沒有發生任何形聲字之前,完全用圖畫文字時,除了少數象形文字,就完全是象意文字了”。岩畫文字,實際上就是由象形字與表意字組成,有些具體事物和抽象事物盡管難以表達,但采用拼圖方式就可以解決了。我們不仿把岩畫文字與甲骨文字的構造進行比較,就不難發現它們有許多相似之處。只要是把語言用圖畫的方式記錄下來就是文字。

        其一,在字的構造方面,有些象形字只注重突出實物特征,而具體細節、筆畫多少及正反方向是不統一的。

        其二,甲骨文的形體有長有短,是以所表達的實物的繁簡決定的,有的字可以占幾個字的位置,在結構上長短大小均不一樣。

        其三,甲骨文的一些會意字只要求兩個象形字合起來含意明確就行,而不要求千篇一律。因此異字體特別多,有的字有幾十種寫法。

        其四,甲骨文是用刀刻在獸骨上的,所以筆畫細,方筆居多。

        不難看出,除了寫字工具不同、筆畫粗細不同、外在形象不同之外,前三條還是基本相同的。這樣,就從發生、發展、演變的過程中看到了岩畫文字的前世今生的來曆,同時從發生演變的規律中看到了從岩畫文字到甲骨文再到漢字的前世今生的來曆。

        文字始于圖畫。在許慎《說文解字》中說:“倉颉之初作書,蓋類象形,故謂之文,其後形聲相益,即謂之字。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倉颉造字就是用象形法造文字。文字大家唐蘭先生說:“文字本于圖畫,最初的文字是可以讀出來的圖畫……象形文字是由圖畫演化來的,每一個圖畫文字的單位,原來是一個整體……”

        我們如何看待岩畫文字這種圖畫文字呢?得有一個標准,那就是與中國8000年前的賈湖文字做一對比,賈湖文字有五條標准,這五條標准是針對陶文的認識,同時也是對岩畫文字的認識。

        1. 在形成的動機上是自覺的,有意識的書寫;

        2. 在表達方式上是有層次的,具有系統性;

        3. 在形體結構上具有不同等級的規整性和組合性;

        4. 筆畫是有順序的,可重複出現的;

        5. 整個形體代表著某種意義,是對某種事物的記錄。

        如果用這五個標准衡量岩畫的形成動機、表達方式、形體合成、筆畫順序、代表意義,不難看出岩畫文字與上述這五條都可以沾上邊並且有所發展,因爲數量達上萬幅,找文字不算難。

        筆者認爲,岩畫文字、賈湖文字、大汶口文字,大致都可以歸納到句意文字中,句意文字就是圖畫文字,這種句意文字也就是象意文字,就是用圖代表一句話、一個想法、一個意思,所以比較籠統,僅可以認識一個想法和一件事,這種句意文字在岩畫中最普遍,這是一種早期的文字。到後來,人們思想、語言更精細了,表達更准確了,才産生了表意、表音、表形的文字。這是文字發展的軌迹,不能以後者否定前者,而要連貫地分析、科學地分析。可以說,岩畫文字與賈湖文字有著內在的關系,都是句意文字的典範。

        五

        漢字的形成主要因素是漢族的先民華夏族創造的,這是基礎。主要表現在萬年前黃河流域地區以甯夏賀蘭山和衛甯北山大麥地駐住的華族創作的岩畫文字,以及中原地區華族在9000年前創作的河南省舞陽縣賈湖契刻文字。除此之外,漢字是從三條路線彙合而成,一條由大汶口文化和龍山文化向中原地區流動,然後融入古老的華夏文化。這種文化的文字的特點是由單體的象形文字或符號組成,或者是由幾個單體象形文字和符號拼合而成,這就是大家常說的圖畫文字。這種圖畫文字往往是一幅畫,容易造成識別上的誤會,也容易被人稱爲圖畫而不是圖畫文字,所以,筆者就給這種圖畫文字起了一個新的名稱——拼圖文字。這樣,就把圖畫與圖畫文字從基本概念上區別開來了。

        第二條路線是草原文化,即紅山文化向中原地區流動,然後融入古老的華夏文化。從目前新掌握的資料看,這種文化數量雖然相對少一些(主要還是小河沿文化),但仍然是由單個象形文字或圖畫文字組合成句子,而拼圖文字已經顯得很微弱和單薄了。也就是說小河沿文化已經越過了拼圖文字的初始階段,由圖畫簡化爲一種抽象符號,或者由圖畫轉化爲一種幾何形符號。因此,這種表意文字也就更加難以識讀了。

        盡管小河沿文化圖畫文字有自己的特點,但小河沿文化中的畫與字,無論是左右排列還是上下間距,都與中原地區的甲骨文十分相似。不過小河沿文字似乎更注重它的裝飾性,似畫又似字,有飄動的感覺。從造字形態來分析,小河沿古文字大致脫離了象形字的笨拙形體,用比較抽象的外部特征代替象意文字,使其具有了表達抽象的、複雜的事物的功能。或者,可以說小河沿文字已經具有了原始的語法,是一個完整的句子,表達一個簡單的、獨立的事情、事件、意思或認識。小河沿原始文字的出現,又一次證明紅山文化是北方草原文化中的一部分,是中華文化圈的重要組成部分。

        遼闊的北方草原一望無垠,在這裏生活著多個古老的民族,也孕育了優秀古老的文化。這裏既有自己獨特的文化內涵和風格,又有許多與中原文化聯系的文化成分,曆史上這裏風雲彙聚又各領風騷,你來我往又金戈鐵馬,但是大自然的包容與寬宏從來都把北方草原與中原大地聯結在一起,中華文化與草原文化就是聯結的紐帶和橋梁。

        第三條路線,就是屬于黃河上遊的新石器時代的仰韶文化、馬家窯文化、齊家文化。距今7000年前,西戎、羌人的原始先民,在社會生活和勞動生産中,爲了交流經驗和表達感情,他們在制作陶器的過程中同時刻畫了許多似文字又似符號的圖形,成爲我國早期漢字的源頭之一。這種刻畫符號簡潔,似符號又似標記,究其源,這些符號並不是信手拈來之物,而是經過了千年磨煉,由具體事物形象抽象化演繹而來的物象符號,許多尚保留著原有的物像。或者說這些簡單的符號脫胎于原本的物像,仍與原物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如此看來,岩畫文字與後來的甲骨文以及再後來的漢字是一脈相承的,它們都脫胎于圖畫文字,繼承了圖畫文字的原始性,就是“視而可識,察而可見”,都是些人們在日常生活中司空見慣的事物和東西,沒有更深奧的、不可思議的事物。

        六

        漢字是會意字,看過便會領會其含意,然後根據字的形態、意思來讀音,這是一般常識。正因爲如此,常常會讀錯音,讀成偏旁或半個字的音,但這不要緊,大體仍然可認、可識、可理解。看圖識字,就是這個意思。許多字不認識也不要緊,“識字不識字,先識半個字”,連蒙帶猜也大致可識了。

        漢字不是拼音字。先拼音、讀音然後再識字,有諸多的不便,一則難以理解,二則有許多深層的涵義不能體會,也難以領會,微妙之處更是無法琢磨。這些拼音辦不到的,漢字卻一點即通。

        會意字即表意文字,最大的特點就是有形象組成的文字和指事組成的文字,用許慎的話說,就是“象形者,畫成其物”“指事者,視而可識,察而可見”。都是氏族和部落中大家最常見到的東西,用來造字的是“近取諸身,遠取諸物”的東西。人類早期的生活比較簡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見到的人不多,要辦的事有限,交流的需求有限,即便是交易、交換、生活生産也不複雜,所以需要的語言也簡單,所需的象形文字、會意文字、句意文字也相對簡單。如今搞文字的專家把文字看的太神秘了、太複雜了,也要求過頭了,但凡只表意不表音的一概排斥在文字之外,此種認識需要糾正。人們交流除了用語言外,要留下憑據,要傳達資訊,開始用刻畫符號,後來進一步用圖畫文字、圖畫記事。早期的刻畫文字、圖畫文字,一般來說經歲月的磨難很難留傳下來,但在陶器上、在岩石上的文字都幸運地保留下來了,因爲陶器一般埋藏在地下,考古發掘出土後我們才能看到,而岩畫是制作在山石、山洞、石龛之上,山石都比較堅硬,雖經曆風雨剝蝕,但愈久彌新,它經得起曆史的考驗。所以要看遠古圖畫文字,要看表意文字,也只能在岩畫、陶器中尋找了。

        岩畫中的圖畫文字或符號也就是岩畫象意文字,已經具有了中國象形文字的具象性與表意性,不僅有了一定的空間架構,而且在書寫形式上有了上下左右的先後層次。如果進行比較的話,岩畫文字與甲骨文和金文有許多相似的地方,象形字大體相似,筆畫上先後順序也相似。但筆者認爲岩畫文字與金文更接近一些,不像甲骨文那麽瘦硬平直,而似金文圓潤飽滿。

        岩畫文字如同裴李崗文化舞陽賈湖遺址出土的陶器刻畫文字和內蒙古赤峰小河沿遺址出土的陶器刻畫文字一樣,都遠遠早于甲骨文和金文,因此都可以稱爲“前文字”,或者說是早于甲骨文和金文的原始文字。這些前文字是最原始、最形象的文字,是原始先民爲了進行交流和表情達意而創造出來的文字符號,是創世紀的發明創造。古老的曆史,悠久的文化,就記載在岩畫中,釋讀這些“前文字”就成了岩畫研究的重要課題。

        簡而言之,岩畫文字就是象意文字,這是岩畫文字的根。所謂象意文字,就是以象表意,“象”就是形象,“意”就是思想、意思,以形象或符號表達人的意識。看看古今中外的原始文字都是這種形式,這是文化基因的共同基礎和要素。

        大麥地岩畫、賀蘭山岩畫、東山岩畫、牛首山岩畫等。測年,至今有結論沒定論,似乎成了岩畫研究的瓶頸。好在,岩畫測年的方法有很多,可以互相比較,用多種方法,取長補短總會接近真理。

        過去測年的方法有:沿用考古學中的對比方法,拿岩畫的圖形與出土文物圖形進行對比;類似年輪測年法,大致相同則可找到相對應的年代,此法比較粗疏,但比較實用;從岩畫中尋找已經滅絕的動物形象來判斷相對年代,蓋山林先生陰山岩畫斷代即用此法;對岩畫本身的岩曬變化、岩畫風格、岩畫造型、岩畫疊壓關系進行分析判斷,另外岩畫旁的古文字、題記都是可用方便的測年方法;還有作微腐蝕法、岩畫明度值觀測法都是實用有效的方法。以上方法筆者都使用過,各有優缺點,不要貶低任何方法,要大膽嘗試。

        多年前,筆者采用麗石黃衣的測年法將賀蘭山和大麥地岩畫進行系統研究並測定過,這些測定的方法、數據也都在《賀蘭山與北山岩畫》《大麥地岩畫》《賀蘭山岩畫》著作中做了系統的說明。其實麗石黃衣的測年法還是很寬泛的,早在20世紀50年代就已經用于奧地利的冰川沈積物測年,後來廣泛應用于地質、地震、氣候、考古、岩畫多個領域,一般反應還是不錯的。雖然麗石黃衣測年要求條件苛刻,也遇到一些難點,如死亡的麗石黃衣怎麽測算等等,但不論怎麽說,總歸有了一個結論,可以等待更新的方法,可以比較。筆者的結論是大麥地、賀蘭山岩畫早期距今8500~6500年,中期距今6500~4000年,晚中期距今4000~3000年,晚期距今3000~1000年。這就是麗石黃衣測年的結果。

        世界岩畫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岩畫的象征性及文字意義。象征是一種群體性的、約定俗成的思維方式和交流方式。在人際交流中,人們常把真正的意義隱蔽起來,只說出或顯示出能代表或暗寓某種意義的表象,這就是象征。三國時魏哲學家王弼在《周易略例·明象》說:“觸類可爲其象,合意可爲其征。”即“象”爲萬事萬物的表象、形態,象征是由兩個互爲依存的、對等的部分構成。南宋的羅願在《爾雅翼》中說:“形著于此,而意在于彼。”即“能指”和“所指”。“能指”是岩畫形象、形體,而“所指”是含意。總之,岩畫是精神生産力的産品,是古人對世界、對社會認識的反映,一定的社會有一定的社會意識,大體講,岩畫是石器時代、青銅器時代、鐵器時代早期的産物。

        關于大麥地岩畫文字,正如筆者在《岩畫與文字》一書序言中說的,岩畫文字的研究與探索還處于初級階段,有許多難點、疑點,許多符號的含意還無法識讀。由于時代遙遠,今人不了解當時的生活環境、文化狀態、心理狀態,因此造成理解上的差異,就是許多形象的象征意義、文字意義也都模棱兩可,可以想象難度有多大。另外,岩畫的斷代研究也處在初級階段,一些用慣了的方法也許已經陳舊了、落後了,而新方法、新手段又沒辦法去運用,這些都是客觀存在的困難。但是,這些困難都是可以逐步克服的,隨著研究探索的深入,隨著認識的深化,許多難點、疑點都會逐漸得到解決,只是有個過程而已。

        研究岩畫充滿了樂趣,也充滿艱辛,願我們懷著敬畏之心,保護好岩畫並深入研究岩畫。筆者要強調的是:如今我們趕上了美好的時代,時逢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大發展、大繁榮的時代。習近平同志《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在講到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時,語重心長地說:“要重視發展具有重要文化價值和傳承意義的‘絕學’、冷門科學。這些學科看上去同現實距離較遠,但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需要時也要拿得出來、用得上。還有一些學科事關文化傳承問題,如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等,要重視這些學科,確保有人做、有傳承。”各位同仁看了這段金玉之言有何感想?廣大岩畫研究者要謹記此言,“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命,爲往聖繼絕學,爲萬世開太平”,不畏艱辛,不辱使命,做真善美的追求者和傳播者,發揚刻石交流、刻石記事的傳統,把岩畫學發揚光大並傳承下去,爲新時代文化事業做出應有的貢獻。

        (本文收录在甯夏文史研究館编《馆员文论新选》2018年内部印行,作者系甯夏文史研究館馆员)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